大乐透杀号

當前位置:首頁>行業政策>文章詳情

整治深入:上市企抽身互金業務 真棄子、假單飛

上市企|互金業務|真棄子|假單飛|文章來源:國際金融報

摘要:

 這似乎是一個悲傷的季節,分手的理由有千千萬萬種,而最真實的原因可能就是“不愛”了。隨著風險暴露、監管趨嚴,曾經為上市公司帶來豐厚利潤的互金業務淪為“雞肋”。

  上市公司與互金公司“鬧分手”:前者說是為了消除不確定因素,后者說是為了推進境外上市。

  這似乎是一個悲傷的季節,分手的理由有千千萬萬種,而最真實的原因可能就是“不愛”了。隨著風險暴露、監管趨嚴,曾經為上市公司帶來豐厚利潤的互金業務淪為“雞肋”。

整治深入:上市企抽身互金業務 真棄子、假單飛

  不過,這也是一個充滿希望的季節。經過最嚴整頓后,互金正走在更健康、更有序的道路上……

  隨著網貸整治的深入,上市公司與互聯網金融似乎走到了“握在手中卻流失于指縫”的境地,近期多家上市公司宣布剝離互聯網金融業務。

  曾經“點亮”上市公司業績的互聯網金融業務,如今卻被紛紛剝離。對于“分手”理由,上市公司方面對外表示,剝離互聯網金融業務是為了消除不確定因素,而互聯網金融企業對外表示,脫離上市公司是為了更好在境外上市。

  只是,這樣的理由能說服自己、能說服投資者嗎?

  剝離

  日前,巨人網絡發布公告稱,擬將二級全資子公司上海巨加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下稱“巨加網絡”)51%股權轉讓給上海蘭翔商務服務有限公司(下稱“上海蘭翔”)。交易完成后,巨加網絡將不再納入巨人網絡合并范圍。

  據巨人網絡披露,巨加網絡主要持有投哪網母公司深圳旺金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下稱“旺金金融”)35.7143%的股權,同時接受旺金金融股東吳顯勇、李志剛、珠海橫琴旺鑫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及珠海橫琴匯金源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委托的15.2857%表決權,因此合計持有旺金金融51%的表決權。

  因此,上述交易被看作是將投哪網從巨人網絡體系中剝離了出去。

  投哪網官網顯示,投哪網于2013年正式上線,是旺金金融全資子公司,為有資金需求的借款人和閑散資金的出借人搭建網絡借貸信息中介平臺,為雙方提供借貸撮合信息中介服務。

  實際上,網貸整治推進的當下,上市公司剝離互聯網金融業務早已不是新鮮事。在巨人網絡宣布剝離互聯網金融資產之前,熊貓金控、渤海金控(已更名“渤海租賃”)、鴻特科技等多家上市公司自2018年下半年開始陸續宣布剝離互金資產。

  2018年12月11日晚間,一直被業內默認為互聯網金融平臺團貸網“殼”公司的鴻特科技發布公告稱,擬作價1.29億元將旗下從事互聯網金融業務的廣東鴻特普惠信息服務有限公司(下稱“鴻特普惠”)、廣東鴻特信息咨詢有限公司(下稱“鴻特信息”)100%股權,轉讓給東莞派生天秤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同時終止投資設立小額貸款子公司,注銷全資子公司廣東鴻特互聯網科技服務有限公司。

  稍早前的2018年9月14日晚間,熊貓金控發布公告,將所持有的湖南銀港咨詢管理有限公司(網貸平臺“熊貓金庫”運營主體)70%股權轉讓給上市公司實控人趙偉平,轉讓價格5712.3萬元。此后,熊貓金控持續出清互金資產,擬以1688萬元轉讓瀏陽銀湖投資有限公司100%股權、以2.1億元轉讓廣州市熊貓互聯網小額貸款有限公司100%股權。

  同樣在2018年9月,渤海金控(已更名“渤海租賃”)發布公告稱,向海航集團北方總部(天津)有限公司轉讓持有的聚寶互聯科技(北京)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聚寶互聯”)3億股股權,交易價格為6.5億元。聚寶互聯的主要經營開展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業務的聚寶普惠。

  被棄

  “互聯網金融業務對上市公司來說,似乎已沒有太多故事可以講,反而因太多‘不確定’因素成了‘燙手山芋’,上市公司也急于脫手。”在談及近期上市公司剝離互聯網金融業務時,某證券分析師曾對《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

  記者了解到,互聯網金融業務在“裝”進上市公司時曾貢獻了不俗的業績。財報顯示,收購旺金金融后,巨人網絡2017年互聯網金融業務收入3.13億元,占巨人網絡總營收29.06億元的10.78%。2018年上半年,互聯網金融服務營收的貢獻繼續提升,達到6.28億元,占巨人網絡總營收的31.91%。

  被鴻特科技剝離的鴻特普惠、鴻特信息也曾貢獻了主要的利潤。2018年前三季度,上述兩家公司共實現凈利潤3.18億元,占當期鴻特科技凈利潤3.87億元的82.22%。

  然而,隨著P2P網貸的整治持續推進,不合規業務被限制發展,曾經為上市公司帶來豐厚利潤的互聯網金融業務淪為“雞肋”,甚至成為“燙手山芋”。

  這從上市公司財報中也可以窺見一二。2018年三季報中,巨人網絡預計其2018年歸母凈利潤變動幅度為“-5%至5%”,而變動的首要原因是“國家對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備案登記驗收進度暫緩,新的政策正在制定中,對公司互聯網金融科技業務有所影響”。

  記者注意到,旺金金融“增收不增利”或許是巨人網絡將其剝離的主要原因。據巨人網絡公告,2018年1月至11月30日,巨加網絡獲得營收9.999億元,相較2017年全年3.13億元增加了218.89%;但營業利潤卻減少七成僅有1255.54萬元,凈利潤為4284.26萬元;另外,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轉為-9.86億元。而企查查信息顯示,巨加網絡僅對外投資了旺金金融一家公司。

  鴻特科技剝離鴻特信息和鴻特普惠或許也因兩家公司“輸血”能力漸弱。鴻特科技2018年三季報顯示,2018年第三季度,鴻特信息凈利潤縮水至482.12萬元,鴻特普惠則虧損5030.16萬元。

  鴻特科技方面給出的解釋是,鴻特信息、鴻特普惠兩家子公司從事的主要是助貸業務,其資金來源為戰略合作方團貸網平臺。根據網貸行業監管政策,將持續收縮網貸成交量并限制網貸行業線下門店,公司戰略合作伙伴團貸網擬轉型為重點開展線上業務的金融科技平臺,收縮線下合作業務,兩家子公司未來存在不確定性。

  與鴻特科技、巨人網絡“棄子”性質有所不同,記者發現,熊貓金控、渤海租賃剝離互金資產時,相應的網貸平臺已經出現逾期。有業內人士對《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網貸平臺出現逾期后選擇剝離相關資產,上市公司多半是為了自保。

  單飛

  值得一提的是,上市公司方面對外表示,剝離互聯網金融業務是為了消除不確定因素,而互聯網金融企業對外表示,脫離上市公司是為了更好在境外上市。

  真是如此嗎?

  在巨人網絡發布股權轉讓公告之后,投哪網在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披露了《變更實際控制人說明函》,稱“旺金金融積極籌劃境外獨立上市,股權架構的調整是從實現本公司境外紅籌上市為目的出發的”。

  投哪網在說明函中表示,“旺金金融為A股上市公司巨人網絡合并報表范圍內子公司,若不對控制權關系或者股權結構進行調整,是無法實現境外紅籌上市的。”

  在《變更實際控制人說明函》中,投哪網還表示,完成股權交易后下一步為明確上市計劃和時間表、對控制權回歸創始團隊的方案和規劃進行討論,并明確指出“非創始團隊將以戰略財務投資者的身份存在”。

  對此,1月8日,《國際金融報》記者采訪了投哪網相關人士,試圖了解該公司境外上市具體安排。該人士轉給記者一則《關于投哪網變更實際控制人的公告》,公告內容與投哪網披露的說明函相似。并稱“以公告為準,如有新進展會及時告知”。

  2017年9月,巨人網絡宣布通過巨加網絡入股旺金金融涉足互聯網金融領域時,旺金金融曾承諾2018年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不低于4.5億元,如未完成業績承諾,則創始人股東對巨加網絡予以補償,或回購巨加網絡在本次交易中持有的股權。

  從巨人網絡2018半年報看,2018年上半年,旺金金融錄得營業收入和凈利潤同比分別下滑9.63%和83.97%,僅獲得凈利潤2475.64萬元。旺金金融難以達成承諾業績也被市場認為是主動脫離巨人網絡的一大因素。

  此前,在鴻特科技宣布剝離互金資產后,團貸網方面也吹起了海外上市風,但同樣沒有確定具體的上市時間表。

  2018年11月24日晚,團貸網在直播中宣布擬赴香港上市,但是暫無時間表。此后的2018年12月13日,團貸網相關人士也對《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團貸網有打算在香港或者其他的境外上市,已經在吹風了,只是目前還沒有時間表,想參照美股上市的互金公司路子。

  2017年,信而富、趣店、和信貸、拍拍貸、融360、樂信等國內多家金融科技公司掀起第一波海外上市潮。2018年下半年,品鈦、360金融、泛華金融、泰然金融、微貸網等一批互金細分領域頭部企業掀起第二波上市潮。

  然而,當下互聯網金融公司赴海外上市或許并不是最佳時機。從市場行情看,多數境外上市的互金公司股價難逃破發魔咒,2017年在美上市的互金中概股股價多數已腰斬,并仍存在下行空間。

  對此,團貸網方面表示,現階段或者未來一段時間選擇赴海外上市的互聯網企業,上市股價并不屬于最重要的考慮因素。“業務和行業的合規發展將支撐公司股價的發展,而我們對中國小微企業發展充滿信心,對行業合規發展有信心,也想讓投資者看到我們的努力和信心。”團貸網方面稱。

  前述證券分析師認為,團貸網積極吹風擬赴境外上市,更多的是為了給早期進入、現在想退出的投資機構心理安慰,近期將不會有實質性的動作。

  上述業內人士也表示,當下,上市公司剝離互聯網金融資產后,相關的互聯網金融公司積極吹起海外上市風更多是為了安慰投資人,掩蓋被上市公司拋棄的尷尬。